榆次麻将|榆次麻将算点图片高清
中文版    |    ENGLISH    |    郵局入口
新聞中心
聯系方式

電話:0553-2665101

郵箱:[email protected]

詳細信息

產業變革時 零部件企業轉型如何破局?

具體分三步:1、2025年公司*一次對內燃機投入費用進行研發;2、2030年開始生產*一代內燃機產品;3、2040年,內燃機退出大陸集團的產品序列。這是在全球汽車產業逐步邁向電動化之后,來自德國的零部件巨頭對這一趨勢的熱情擁抱。與其他零部件供應商企業策略有所不同的是,大陸集團直接宣判了內燃機OUT。

    近幾年,汽車產業日益被新技術、新商業模式打破原有的邊界,零部件供應商作為產業鏈上游,為順應新時代的發展率先試水新技術、預判產業趨勢,為順應新時代的發展忙得不可開交。一邊謀劃如何轉型升級,一邊大刀闊斧地進行重組拆分。*終呈現的結果便是,零部件供應商們逐漸把家底押注在新領域上。

    60秒讀懂全文:

    1、從各家零部件巨頭的轉型路徑來看,大概可視為兩種類型:一種是本身創新能力特別強的企業,并根據自身優勢在四化方面積極拓展布局;另一類是,在新技術領域原本就弱勢,后續不斷通過收購、戰略合作補齊短板。

    2、汽車零部件市場并不如我們想象的“春風得意”。在整體經濟放緩的背景下,車市出現負增長,直接波及了零部件市場的生存狀況。

    3、零部件制造商一定要換思想,從一個物質形態零部件的供應商要變成一個科技方案的提供商,成為基礎方案的一個供應商,企業家要成為技術的思想者。

    電動化、智能化、網聯化成“主打歌”

    電動化浪潮早已不可遏制,波及*大的或許是零部件供應商。對于傳統零部件供應商而言,面對這一趨勢的轉型,無疑是要放棄此前具有競爭力的利器,轉而在新領域一較高下。雖然痛苦,但不得不做。

    例如博世是全球汽車零部件的老大,其業務涵蓋底盤控制系統、汽車電子等諸多方面。而在新能源汽車、自動駕駛、智能網聯市場興起時,博世快速進行戰略轉型。2019上海車展上,博世重點展示360度環境感知、48V系統、V2X車載互聯控制單元等展品。

    采埃孚近幾年逐漸向自動駕駛、車聯網、新能源汽車方面進行戰略轉型。自2016年收購自動駕駛領域的新創公司起,便投資相關技術研發,同時與海拉在攝像機系統、成像和雷達傳感器技術方面進行戰略合作。除此之外,采埃孚與柏林的初創公司door2door合作,開發自動駕駛共享車隊管理系統,向數字化方向發展。

    深度研發自動駕駛技術,成為法雷奧的技術優勢,2017年法雷奧在法國啟用新人工智能與“深度學習”研究中心,研發新技術并應用到自動駕駛車輛中。同時,法雷奧與西門子合資成立新能源車驅動電機公司,開發新能源電氣系統。除此之外,在數字化、電池管理系統方面也有研發。

    作為豐田集團的子公司,日本愛信精機的自動變速器幾乎包攬了豐田旗下所有車型。但在幾年前,豐田宣布到2050年基本消除傳統內燃機的目標,愛信精機作為豐田的供應商,做出了戰略調整:一方面為全新動力系統做戰略轉型,另一方面擴大汽車導航、泊車輔助系統、安全行駛等方面的業務。

    從各家零部件巨頭的轉型路徑來看,大概可視為兩種類型,一種是像博世這種本身創新能力特別強的企業,并根據自身優勢在四化方面積極拓展布局;另一類是,在新技術領域原本就弱勢,后續不斷通過收購、戰略合作補齊短板。正是由于這樣的變革,讓他們與自己*初業務的關聯性越來越小了。

    “大象轉身”背后的劇痛

    那么,“變身”后的Tier1究竟成什么樣?博世便明確表示,自己將從汽車系統供應商轉型成為城市智能交通解決方案供應商;大陸集團將零部件供應商轉為科技型公司;采埃孚則從提供變速器到提供自動駕駛全套解決方案……從這些零部件供應商的轉型我們也可以看出,未來汽車產業所夠構建的將是智慧城市交通,其中必然離不開自動駕駛場景以及出行生態的構建。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零部件供應商想要實現“大象轉身”本身就是一件艱巨的任務。汽車四化的潮流給零部件市場帶來的既是機遇也是危機。

    對于零部件巨頭而言,他們所擁有的機遇在于自身掌握很多前沿技術同時與眾多車企達成良好的戰略合作,更容易在這場變革總穩中求勝。與此同時,他們也面臨著在新技術面前,如AI、智能網聯等方面并沒有根本性的優勢。此外,還將面對一些列不確定的數字化挑戰。

    相比之下,對于那些實力較弱的零部件企業,生存狀況更為艱難。“從去年底的發展趨勢可以明顯看出,汽車結構發展進入重大變革時期。導致發動機、變速器等傳統零部件企業盈利出現大幅度萎縮。”湖北泰特機電有限公司董事長呂超表示,“據我了解,2019年大部分零部件企業利潤下滑幅度在50%以上。照此趨勢,未來三年內將有超過50%以上的零部件企業被淘汰。”

    事實上,無論是零部件巨頭還是其他零部件商,其生存狀況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波及。尤其在去年下半年開始,拆分、并購、破產、出售、合作等多部大戲接連上演,串聯起來甚至可以演繹一部現代版《江湖恩仇錄》。(詳情鏈接:《轉型/拆分/重組零部件企業變中求生》)

    “聚合效應”加大生存概率

    面對激烈的競爭環境中,強大的對手正在努力狂奔,并意圖打造新的產業格局。在這樣的環境下,其他零部件又該如何實現彎道超車?畢竟,在這場市場角逐中,誰都不想成為下一個諾基亞。

    根據2018年所發布的《中國汽車零部件產業發展研究》(該報告是受工信部裝備司委托,由中國汽車技術研究中心和中國汽車工程學會成立零部件產業研究會聯合項目組調研所得)報告顯示,我國中國零部件企業的利潤總和為1700億元,相比之下,外資、合資企業的利潤也達到1500億元。值得注意的是,中國零部件企業的數量規模顯然大于外資、合資企業的,兩相一比較利潤率相差較大。

    對于那些中小零部件企業而言,由于沒有頭部企業的規模優勢以及和車企深度綁定的合作關系,同時產品議價、高技術水平含量能力弱,導致在市場下行時抗壓能力不足。因此,在復雜的市場環境下,頭部聚集效應未來會表現得越來越突出,強者恒強的“馬太效應”將加速末位淘汰,重塑市場格局。

    中國汽車工程學會理事長付于武建議:“零部件制造商一定要換思想,從一個物質形態零部件的供應商要變成一個科技方案的提供商,成為基礎方案的一個供應商,企業家要成為技術的思想者。

上一篇:我國汽車零部件行業問題及發展趨勢分析
下一篇:純電續航 60km 吉利繽越 PHEV 官圖曝光
版權所有:安徽大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地址:安徽省蕪湖市鳩江區大橋鎮灣里工業園辦公樓 電話:0553-2665101
技術支持:蕪湖炎黃網絡科技 皖ICP備16002085號-1普厚金屬制品
榆次麻将 527694291652057223953618135214740231652153745392438925463444904236286857528267238632251822101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